Posts Tagged ‘歐盟’

元和煙的直接對話

五月 28th, 2012 | 繁體中文 | 0 Comments

為了擺脫美元債券的“無賴發行”,中國和日本決定奮力反擊。日本共同社新聞稱,日本和中國就最新的雙邊貿易達成協議,有望在6月實現兩國貿易和投資直接採用本國貨幣結算的方式,實現“元和煙的直接對話”。

如果這一措施能夠實施,意味著中日之間的經貿對話能夠避開“美元雷區”,將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當前中日兩國的經濟均飽受美元限制和美債侵蝕,如能聯手抵制發行無度的美債,將為兩國的“經濟獨立”做出貢獻。

如今,歐元債券一再被提上日程。歐盟希望像美國一樣,將其債券變成根植於中日這樣的儲蓄大國及新興市場的外匯儲備“病毒”。中國對此確實應該提高警惕,不能再重複美債杯具了。

 

相關閱讀:

美元+美債=人民幣的吸血鬼

美元升值的假象背後

美元下挫,歐元震盪,誰來保護我的人民幣?

希臘的尊嚴? !

二月 23rd, 2012 | 繁體中文 | 0 Comments

這個民族一向在歷史的舞台上不甘寂寞——起先是文明和智慧的代言者,頂著桂冠,手持橄欖枝,神聖的學院裡有他雄辯的口才,奧運聖火下是他矯健的身影,藝術聖殿裡也都是他精湛的作品。希臘,偉大的希臘!

歷史從什麼時候開始改寫的?聯合高盛在債台高築的政府帳目上做手腳,以騙取歐盟成員的信任,最終進入了“歐元區”。一開始便是個錯誤,怎麼能夠將其扭轉成“正確”的事? 21日清晨,希臘再次獲得國際救助貸款1300億歐元,以避免因違約而引發的歐元崩潰和更嚴重的金融危機。世人在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後,舒展了眉頭,立刻又愁上了心頭。眼下的危機是解決了,但是這個一向以藉錢度日並屢次試圖“賴賬”的國家,真的能夠在未來償還比起國內生產總值還高的債務嗎?

優雅的愛琴海,明媚的陽光,宏偉的雅典衛城建築群,構成了一幅旅遊勝地的美景。不過,當遊客們打算前行或離開希臘時,不幸遭遇機場罷工(這個頻率如此之高,想要不碰上,一定要選好日子),會發現屈指可數的年假就這樣被浪費在機場了。或者想要在午後散步購物時,發現商店在全民午睡時間也都打烊了。去美麗的聖島看日落吧?發現浪漫兩字在最後一班超載的回市區的公交車上被擠得粉碎(旅遊產業是其經濟支柱,但是配套設施的落後令人瞠目結舌)。現在不是危機了嗎,想必去那裡旅遊便宜了吧?發現因為工資被拖欠憤怒的員工無時不刻不在罷工,一覽名勝古蹟的心願恐怕只能落空了。

凡此種種,不一一例舉。德法聯盟心裡明白,我們也看得清楚,這個以舒適為目的,以藉債來度日,以違約作威脅的國家很難再談所謂的“信用”和“希望”。更何況,希臘的產業結構不合理,充斥著不良資產;希臘人又以“抗稅”為榮,拒稅逃稅的現像比比皆是。反觀現在希臘國內的一團亂象和慘狀,這種情形怎能不叫人為歐元捏一把汗,為德國人的勤勉法國人的高稅負叫不公,(法國一向是世界上稅務最繁重的國家之一。高盧人也是有名的抗稅民族,不過其稅務部門的高效和嚴厲是不容置疑的),也為歐盟其他成員國感嘆:這個可憐又可惡的窮親戚,何時能夠自立更生啊!

有趣的是,希臘新民主黨議員耶拉西莫斯曾提議出​​租雅典衛城和其他古蹟,以便有尊嚴地籌措資金,結果遭到大批媒體和民眾的置疑,稱這是“令人震驚、難以置信和傷害希臘人的感情”。姑且不論誰是誰非,爭論雙方都是圍繞著“尊嚴”進行討論的。損害了歐盟其他成員的利益,迫使投資者大幅減記債務,威脅到新興市場的經濟,為了“尊嚴”,希臘是否應該再做點什麼?

 

相關文章:《美元下挫,歐元震盪,誰來保護我的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