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简体中文’

债务推动经济发展?

四月 10th, 2012 | 简体中文 | 0 Comments

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可以令很多经济学家回想起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1929年债务与GDP的比值达到300%,美国工业在信用泛滥的基础上实现了高度扩张。但是美国国内购买力的水平却未能赶上这一速度,产品严重过剩,企业负债违约,进而引发股票市场崩盘和银行大面积的坏账。结果就是银行破产,负债人(或者存款人)蒙受损失,大规模的企业倒闭和员工失业。2008年的情况更为恶劣,美国总负债与GDP比值高达400%。奥巴马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量化宽松”政策不过是以借更多的钱还眼下的债而已。而今,美国仍以每年10%的速度扩大债务规模。现在的美国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债务人。

众所周知,美国央行的白银贮备早就被销售清空。而其黄金贮备量仅为21 650万盎司,如果以每盎司黄金价值1650美元来计算,美国的黄金贮备只够这个国家还大约三个月的债务。美国面临着“资不抵债”的景象。这也意味着各国央行所积累的数额庞大的美国债务永远无法在不造成美元崩溃的情形下换成真正有价值的实物。这意味着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所拥有的美元储备在现实世界里无法使用。

其他西方国家的情形似乎也不甚乐观。意大利的总负债与GDP比值达到120%。法国的公共债务占GDP总值的90%,公共支出占GDP的56%,银行资本不足,出口贸易停滞。比起其他欧盟成员,法国更令人担心的是其天生的优越感引发的“拒绝改革”的态度。这样的态度是否会使法国成为下一个欧元危机的诱发因素呢?我们拭目以待。

再回顾历史上为解决金融危机而超印纸币引发的恶性通货膨胀的例子数不胜数。在无“真金白银”或者物质基础上超发的纸币因失去国民或者债权人的信任,其价值得不到认可。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经济学者或者知名企业家不约而同地发出一个声音:实物黄金白银拥有所有其他金融产物(纸币、股票、期货、现货、纸黄金、信贷等)没有的优势—即它的稀有,以及不可被人为创造的属性,所以这是一个真正属于你个人的财富,而不是一纸承诺。

我国知名的作家学者宋鸿兵在其著作《货币战争》系列丛书中反复谈到黄金贮备对我国货币稳定的重要性。

美国的肖恩•麦奎尔,在1995年和1996年被投资者排行榜评为最好的拉丁美洲分析家。他是多年的黄金投资者,他曾说:“我相信几乎没有东西能像在银行里带着刻印的金砖那样可以兼具投资安全和保值潜力的特性。”

SilverBullion的创始人Gregor Gregersen 在2012新加坡国际钱币展销会上的一篇关于《纸币VS真金白银》的演讲得到了热切的反馈。这个在新加坡创业的严谨的德国人谈到这样一段德国历史:1918年,德国在一战中失利而被迫赔偿给盟军损失。当时,德国发行了两种马克,一种是与黄金挂钩的黄金马克,另一种则是与虚幻的地产挂钩而无实际价值的地租马克。法国自然不会接受地租马克的赔偿,故而一时之间黄金马克大量流向法国。再加上德国人自身也对地租马克失去了信任,从而导致前所未有的恶性通货膨胀。1923年之前,一杯啤酒在德国的售价居然高达4,000,000,000马克!工人的工资每天要涨2次,到手的工资也要马上花掉,否则就面临着继续贬值的危险。Gregor强调说只有实物资产才能保证你不会在大型的金融危机中处于被动的地位或者被纸币出卖。

在欧洲备受消费者信赖的在线黄金交易公司LinGold.comAuCoffre.com创 始人Jean François Faure 先生在其畅销书《L’or, un placement qui (r)assure》(译为:《黄金—安心的保障》)中写道:黄金,自6000年来作为人类财富的象征,至今仍有着令人惊讶的现实需求。在危机时刻,这是 唯一能够明确地保护我们资产的避风港。这位被同事亲切地以名字简写JF称呼的法国绅士,在本书的一开始就为他的读者抛出了这样一个疑问:问题并不在于是否 应该买黄金,而是以怎样的方式购买和持有黄金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11岁男孩的经济学理论

四月 6th, 2012 | 简体中文 | 0 Comments

乔尔•赫尔曼是一位来自荷兰的11岁男孩,当他提出这个天才的金融危机解决方案时,他还不满10岁:

“我每天都很担心欧元危机,并且天天看新闻。 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不过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希腊应该离开欧元!需要怎么办?所有的希腊人,应该把他们的欧元都还给银行。他们可以把欧元放在一个交换机里,不过这些人肯定不会很高兴!希腊人从银行的交换机里换回原来的德拉克马——希腊的旧货币。银行将所有这些欧元上缴给希腊政府,把所有这些欧元放在一起,就好比一块大披萨饼。现在希腊政府可以开始偿还所有债务,每个债务人可以得到一片相应大小的比萨饼。你看,所有这些欧元比萨给了为希腊贷款的公司和银行。”

赫曼斯还承认,希腊人未必对这项计划感到满意,所以他提出了相当严厉的解决方案:

“希腊人民肯定不想用他们的欧元来换取德拉克马,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德拉克马将失去它的价值。他们试图保留或隐藏自己的欧元。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等待一段时间,他们将获得更多的德拉克马。因此,如果希腊人试图保住自己的欧元(或在其他国家,如荷兰或德国银行把他的欧元藏匿起来),那他就会被处以藏匿金额的两倍的罚款!以这种方式,我保证,所有的希腊人会把他们的欧元交还给希腊银行。希腊政府就可以偿还所有债务了。”

这个天才的理论得到了诸多著名经济学家的肯定,并得到了沃尔夫森经济学奖的嘉奖:这一设想完全符合现实,并且具有可行性。

我们需要拓宽思路的是:金融危机,如同公司破产一样,属于一个健康的经济系统的一部分——需要将不可行的经济部分剥离出来。奇怪的是,我们却被告知这样的办法不可取而不得已一再地向这个“不可行的经济体”注资?

想要了解GoldCoin.org知名作者Mark Rogers对金融危机的来龙去脉的解读?想要了解动荡中希腊人怎样用“非常规经济模式”来对抗货币的不稳定性的?请阅读其最新英文博文:《金融危机的核心》和《脱离政府乱局的金融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