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繁體中文’

債務推動經濟發展​​?

四月 10th, 2012 | 繁體中文 | 0 Comments

2008年美國的金融危機可以令很多經濟學家回想起30年代的大蕭條時期。 1929年債務與GDP的比值達到300%,美國工業在信用氾濫的基礎上實現了高度擴張。但是美國國內購買力的水平卻未能趕上這一速度,產品嚴重過剩,企業負債違約,進而引發股票市場崩盤和銀行大面積的壞賬。結果就是銀行破產,負債人(或者存款人)蒙受損失,大規模的企業倒閉和員工失業。 2008年的情況更為惡劣,美國總負債與GDP比值高達400%。奧巴馬和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的“量化寬鬆”政策不過是以藉更多的錢還眼下的債而已。而今,美國仍以每年10%的速度擴大債務規模。現在的美國成為歷史上最大的債務人。

眾所周知,美國央行的白銀貯備早就被銷售清空。而其黃金貯備量僅為21 650萬盎司,如果以每盎司黃金價值1650美元來​​計算,美國的黃金貯備只夠這個國家還大約三個月的債務。美國面臨著“資不抵債”的景象。這也意味著各國央行所積累的數額龐大的美國債務永遠無法在不造成美元崩潰的情形下換成真正有價值的實物。這意味著美國最大的債權國—中國所擁有的美元儲備在現實世界裡無法使用。

其他西方國家的情形似乎也不甚樂觀。意大利的總負債與GDP比值達到120%。法國的公共債務佔GDP總值的90%,公共支出佔GDP的56%,銀行資本不足,出口貿易停滯。比起其他歐盟成員,法國更令人擔心的是其天生的優越感引發的“拒絕改革”的態度。這樣的態度是否會使法國成為下一個歐元危機的誘發因素呢?我們拭目以待。

再回顧歷史上為解決金融危機而超印紙幣引發的惡性通貨膨脹的例子數不勝數。在無“真金白銀”或者物質基礎上超發的紙幣因失去國民或者債權人信任,其價值得不到認可。來自不同國家和文化的經濟學者或者知名企業家不約而同地發出一個聲音:實物黃金白銀擁有所有其他金融產物(紙幣、股票、期貨、現貨、紙黃金、信貸等)沒有的優勢—即它的稀有、以及不可被人為創造的屬性,所以這是一個真正屬於你個人的財富,而不是一紙承諾。

我國知名的作家學者宋鴻兵在其著作《貨幣戰爭》系列叢書中反復談到黃金貯備對我國貨幣穩定的重要性。

美國的肖恩•麥奎爾,在1995年和1996年被投資者排行榜評為最好的拉丁美洲分析家。他是多年的黃金投資者,他曾說:“我相信幾乎沒有東西能像在銀行里帶著刻印的金磚那樣可以兼具投資安全和保值潛力的特性。”

SilverBullion的創始人Gregor Gregersen 在2012新加坡國際錢幣展銷會上的一篇關於《紙幣VS真金白銀》的演講得到了熱切的反饋。這個在新加坡創業的嚴謹的德國人談到這樣一段德國歷史:1918年,德國在一戰中失利而被迫賠償給盟軍損失。當時,德國發行了兩種馬克,一種是與黃金掛鉤的黃金馬克,另一種則是與虛幻的地產掛鉤而無實際價值的地租馬克。法國自然不會接受地租馬克的賠償,故而一時之間黃金馬克大量流向法國。再加上德國人自身也對地租馬克失去了信任,從而導致前所未有的惡性通貨膨脹。 1923年之前,一杯啤酒在德國的售價居然高達4,000,000,000馬克!工人的工資每天要漲2次,到手的工資也要馬上花掉,否則就面臨著繼續貶值的危險。 Gregor強調說只有實物資產才能保證你不會在大型的金融危機中處於被動的地位或者被紙幣出賣。

在歐洲備受消費者信賴的在線黃金交易公司LinGold.comAuCoffre.com創 始人Jean François Faure 先生在其暢銷書《L’or, un placement qui (r)assure》(譯為:《黃金—安心的保障》)中寫道:黃金,自6000年來作為人類財富的象徵,至今仍有著令人驚訝的現實需求。在危機時刻,這是 唯一能夠明確地保護我們資產的避風港。這位被同事親切地以名字簡寫JF稱呼的法國紳士,在本書的一開始就為他的讀者拋出了這樣一個疑問:問題並不在於是否 應該買黃金,而是以怎樣的方式購買和持有黃金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11歲男孩的經濟學理論

四月 6th, 2012 | 繁體中文 | 0 Comments

喬爾•赫爾曼是一位來自荷蘭的11歲男孩,當他提出這個天才的金融危機解決方案時,他還不滿10歲:

“我每天都很擔心歐元危機,並且天天看新聞。 這是一個大問題,我不過想到了一個解決方案——希臘應該離開歐元!需要怎麼辦?所有的希臘人,應該把他們的歐元都還給銀行。他們可以把歐元放在一個交換機裡,不過這些人肯定不會很高興!希臘人從銀行的交換機裡換回原來的德拉克馬——希臘的舊貨幣。銀行將所有這些歐元上繳給希臘政府,把所有這些歐元放在一起,就好比一塊大披薩餅。現在希臘政府可以開始償還所有債務,每個債務人可以得到一片相應大小的比薩餅。你看,所有這些歐元比薩給了為希臘貸款的公司和銀行。”

赫曼斯還承認,希臘人未必對這項計劃感到滿意,所以他提出了相當嚴厲的解決方案:

“希臘人民肯定不想用他們的歐元來換取德拉克馬,因為他們知道,這個德拉克馬將失去它的價值。他們試圖保留或隱藏自己的歐元。他們知道,如果他們等待一段時間,他們將獲得更多的德拉克馬。因此,如果希臘人試圖保住自己的歐元(或在其他國家,如荷蘭或德國銀行把他的歐元藏匿起來),那他就會被處以藏匿金額的兩倍的罰款!以這種方式,我保證,所有的希臘人會把他們的歐元交還給希臘銀行。希臘政府就可以償還所有債務了。”

這個天才的理論得到了諸多著名經濟學家的肯定,並得到了沃爾夫森經濟學獎的嘉獎:這一設想完全符合現實,並且具有可行性。

我們需要拓寬思路的是:金融危機,如同公司破產一樣,屬於一個健康的經濟系統的一部分——需要將不可行的經濟部分剝離出來。奇怪的是,我們卻被告知這樣的辦法不可取而不得已一再地向這個“不可行的經濟體”注資?

想要了解GoldCoin.org知名作者Mark Rogers對金融危機的來龍去脈的解讀?想要了解動盪中希臘人怎樣用“非常規經濟模式”來對抗貨幣的不穩定性的?請閱讀其最新英文博文:《金融危機的核心》和《脫離政府亂局的金融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