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纯净提取’

输在起跑线上的中国经济

八月 6th, 2012 | 简体中文 | 0 Comments

当诸如一个个如“启东”、“什邡” 这样的地名引人注目又无声消失之后,我们和我们的父母、孩子们依然自欺欺人地吃着各种不知是“有机”还是“有毒”的食物,呼吸着不知道是“空气”还是“毒气”的气体。

我记得小的时候,对山的印象就是一个“丑”字。起因是每次乘火车到山西走亲戚,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光秃秃的被挖空了的山头,听说都是挖煤掏空的。走在路上,一阵风都会带来一片黑色的尘土。后来在看到北京的沙尘暴后释然了,由此也有了另一个猜想:北京考生的录取分数线低原来是补偿他们多年来身体力行用自己的肺净化首都空气。

再后来,我开始在世界其他的角落里兜兜转转,终于见识到了山的魅力:阿尔卑斯山壮阔,孚日山妖娆,就连一些没名没姓的小山丘若有成片的小野花簇拥着几棵参天大树都是一道风景。这些经历打破了我对“山”的刻板印象,也从此不再相信一个个光秃秃的山头和一条条黑臭的河流是“经济发展中的阵痛”之类的一派胡言。

可持续发展的口号喊了多年,但是中国的经济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毁了三四代人的生存环境,却没赚够一代人的养老金。

当供给我们粮食的耕地变成了高楼大厦,当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水源变成了污水排放地,当我们的大山被“煤老板”挖空,我们的森林被“纸老板”砍伐,有谁知道“金老板”带来的是更致命的危险?

金矿业是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不为人所知的环保“软肋”:炼金工艺中使用的有害重金属-汞和氢化物对人类和环境是百害无益的。其次,儿童劳工、被强制和无报酬劳动、非法色情业和伴随的暴力行径和艾滋病毒的肆意虐行,无一不揭示了人类的短视和残暴。

如果你和我们七千多关注环境的会员一样,除了对财富的渴望,也热爱生活、关心地球、尊重人权,请关注零污染零剥削的“纯净提取”黄金:《从金矿到精诚》。

那些关于黄金的事

五月 9th, 2012 | 简体中文 | 0 Comments

黄金的化学符号—Au,源于’Aurora’一词,意为“黎明”。

黄金的英文单词’Gold’,在古英语中为’Gelo’,意为黄色的。

黄金是一种极为稳定的金属,不会被氧化,亦不会被轻易腐蚀。这就是为什么数千年前开采出来的黄金仍能保留至今的原因。

保存完好的格鲁吉亚古代金饰

黄金的延展性极佳,1盎司(31.1克)黄金可以被塑成100平方英尺的薄片。

克拉(Carat)在旧时是黄金纯度单位。24克拉表示100%的纯度。有趣的是,克拉一词来源于一种豆科类植物角豆树的果实的名字,每一颗豆荚的重量大约为1/5克。国人亦将克拉称为“开”。

圣经中,上帝曾经指示摩西将黄金作为教堂的装饰品:“你应当以纯金进行装饰,里里外外都辅以黄金,然后以金边饰之,使之宛若王冠。”

格林斯潘在1999年谈到黄金和美元时承认:“黄金仍代表着世界最终的支付形式… …没有人会承认无法兑换的纸币,而黄金则是人们所永远承认的。”

传统的黄金提取工艺的消耗和污染极为严重:生产一盎司纯金,需要38个工时、1400加仑的水、一个大家庭的10天的用电量、282-565立方英尺的压缩空气,并且需要用到氰化物和汞此类重污染物。目前国际上唯一认可的“环保黄金”是由美国Newmont金矿出产的“纯净提取”黄金。由此黄金打造的成色为0.9999的Vera Valor(中译名:真值)也因此成为备受赞誉的“绿色”金币

公元6年,王莽在位,将私人黄金全部充公,使黄金所有权国有化,最终国库拥有约500万盎司黄金。王莽之前的汉武帝仅囤积了160万盎司黄金。无独有偶,中西历史上都不乏洗劫百姓黄金的执政者

比起黄金的价值,其价格被过度低估:众多业内人士认为2016年的金价极有可能冲破3000美元/盎司大关(目前的价格仅在1600-1700美元/盎司间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