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经济危机’

债务推动经济发展?

四月 10th, 2012 | 简体中文 | 0 Comments

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可以令很多经济学家回想起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1929年债务与GDP的比值达到300%,美国工业在信用泛滥的基础上实现了高度扩张。但是美国国内购买力的水平却未能赶上这一速度,产品严重过剩,企业负债违约,进而引发股票市场崩盘和银行大面积的坏账。结果就是银行破产,负债人(或者存款人)蒙受损失,大规模的企业倒闭和员工失业。2008年的情况更为恶劣,美国总负债与GDP比值高达400%。奥巴马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量化宽松”政策不过是以借更多的钱还眼下的债而已。而今,美国仍以每年10%的速度扩大债务规模。现在的美国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债务人。

众所周知,美国央行的白银贮备早就被销售清空。而其黄金贮备量仅为21 650万盎司,如果以每盎司黄金价值1650美元来计算,美国的黄金贮备只够这个国家还大约三个月的债务。美国面临着“资不抵债”的景象。这也意味着各国央行所积累的数额庞大的美国债务永远无法在不造成美元崩溃的情形下换成真正有价值的实物。这意味着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所拥有的美元储备在现实世界里无法使用。

其他西方国家的情形似乎也不甚乐观。意大利的总负债与GDP比值达到120%。法国的公共债务占GDP总值的90%,公共支出占GDP的56%,银行资本不足,出口贸易停滞。比起其他欧盟成员,法国更令人担心的是其天生的优越感引发的“拒绝改革”的态度。这样的态度是否会使法国成为下一个欧元危机的诱发因素呢?我们拭目以待。

再回顾历史上为解决金融危机而超印纸币引发的恶性通货膨胀的例子数不胜数。在无“真金白银”或者物质基础上超发的纸币因失去国民或者债权人的信任,其价值得不到认可。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经济学者或者知名企业家不约而同地发出一个声音:实物黄金白银拥有所有其他金融产物(纸币、股票、期货、现货、纸黄金、信贷等)没有的优势—即它的稀有,以及不可被人为创造的属性,所以这是一个真正属于你个人的财富,而不是一纸承诺。

我国知名的作家学者宋鸿兵在其著作《货币战争》系列丛书中反复谈到黄金贮备对我国货币稳定的重要性。

美国的肖恩•麦奎尔,在1995年和1996年被投资者排行榜评为最好的拉丁美洲分析家。他是多年的黄金投资者,他曾说:“我相信几乎没有东西能像在银行里带着刻印的金砖那样可以兼具投资安全和保值潜力的特性。”

SilverBullion的创始人Gregor Gregersen 在2012新加坡国际钱币展销会上的一篇关于《纸币VS真金白银》的演讲得到了热切的反馈。这个在新加坡创业的严谨的德国人谈到这样一段德国历史:1918年,德国在一战中失利而被迫赔偿给盟军损失。当时,德国发行了两种马克,一种是与黄金挂钩的黄金马克,另一种则是与虚幻的地产挂钩而无实际价值的地租马克。法国自然不会接受地租马克的赔偿,故而一时之间黄金马克大量流向法国。再加上德国人自身也对地租马克失去了信任,从而导致前所未有的恶性通货膨胀。1923年之前,一杯啤酒在德国的售价居然高达4,000,000,000马克!工人的工资每天要涨2次,到手的工资也要马上花掉,否则就面临着继续贬值的危险。Gregor强调说只有实物资产才能保证你不会在大型的金融危机中处于被动的地位或者被纸币出卖。

在欧洲备受消费者信赖的在线黄金交易公司LinGold.comAuCoffre.com创 始人Jean François Faure 先生在其畅销书《L’or, un placement qui (r)assure》(译为:《黄金—安心的保障》)中写道:黄金,自6000年来作为人类财富的象征,至今仍有着令人惊讶的现实需求。在危机时刻,这是 唯一能够明确地保护我们资产的避风港。这位被同事亲切地以名字简写JF称呼的法国绅士,在本书的一开始就为他的读者抛出了这样一个疑问:问题并不在于是否 应该买黄金,而是以怎样的方式购买和持有黄金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債務推動經濟發展​​?

四月 10th, 2012 | 繁體中文 | 0 Comments

2008年美國的金融危機可以令很多經濟學家回想起30年代的大蕭條時期。 1929年債務與GDP的比值達到300%,美國工業在信用氾濫的基礎上實現了高度擴張。但是美國國內購買力的水平卻未能趕上這一速度,產品嚴重過剩,企業負債違約,進而引發股票市場崩盤和銀行大面積的壞賬。結果就是銀行破產,負債人(或者存款人)蒙受損失,大規模的企業倒閉和員工失業。 2008年的情況更為惡劣,美國總負債與GDP比值高達400%。奧巴馬和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的“量化寬鬆”政策不過是以藉更多的錢還眼下的債而已。而今,美國仍以每年10%的速度擴大債務規模。現在的美國成為歷史上最大的債務人。

眾所周知,美國央行的白銀貯備早就被銷售清空。而其黃金貯備量僅為21 650萬盎司,如果以每盎司黃金價值1650美元來​​計算,美國的黃金貯備只夠這個國家還大約三個月的債務。美國面臨著“資不抵債”的景象。這也意味著各國央行所積累的數額龐大的美國債務永遠無法在不造成美元崩潰的情形下換成真正有價值的實物。這意味著美國最大的債權國—中國所擁有的美元儲備在現實世界裡無法使用。

其他西方國家的情形似乎也不甚樂觀。意大利的總負債與GDP比值達到120%。法國的公共債務佔GDP總值的90%,公共支出佔GDP的56%,銀行資本不足,出口貿易停滯。比起其他歐盟成員,法國更令人擔心的是其天生的優越感引發的“拒絕改革”的態度。這樣的態度是否會使法國成為下一個歐元危機的誘發因素呢?我們拭目以待。

再回顧歷史上為解決金融危機而超印紙幣引發的惡性通貨膨脹的例子數不勝數。在無“真金白銀”或者物質基礎上超發的紙幣因失去國民或者債權人信任,其價值得不到認可。來自不同國家和文化的經濟學者或者知名企業家不約而同地發出一個聲音:實物黃金白銀擁有所有其他金融產物(紙幣、股票、期貨、現貨、紙黃金、信貸等)沒有的優勢—即它的稀有、以及不可被人為創造的屬性,所以這是一個真正屬於你個人的財富,而不是一紙承諾。

我國知名的作家學者宋鴻兵在其著作《貨幣戰爭》系列叢書中反復談到黃金貯備對我國貨幣穩定的重要性。

美國的肖恩•麥奎爾,在1995年和1996年被投資者排行榜評為最好的拉丁美洲分析家。他是多年的黃金投資者,他曾說:“我相信幾乎沒有東西能像在銀行里帶著刻印的金磚那樣可以兼具投資安全和保值潛力的特性。”

SilverBullion的創始人Gregor Gregersen 在2012新加坡國際錢幣展銷會上的一篇關於《紙幣VS真金白銀》的演講得到了熱切的反饋。這個在新加坡創業的嚴謹的德國人談到這樣一段德國歷史:1918年,德國在一戰中失利而被迫賠償給盟軍損失。當時,德國發行了兩種馬克,一種是與黃金掛鉤的黃金馬克,另一種則是與虛幻的地產掛鉤而無實際價值的地租馬克。法國自然不會接受地租馬克的賠償,故而一時之間黃金馬克大量流向法國。再加上德國人自身也對地租馬克失去了信任,從而導致前所未有的惡性通貨膨脹。 1923年之前,一杯啤酒在德國的售價居然高達4,000,000,000馬克!工人的工資每天要漲2次,到手的工資也要馬上花掉,否則就面臨著繼續貶值的危險。 Gregor強調說只有實物資產才能保證你不會在大型的金融危機中處於被動的地位或者被紙幣出賣。

在歐洲備受消費者信賴的在線黃金交易公司LinGold.comAuCoffre.com創 始人Jean François Faure 先生在其暢銷書《L’or, un placement qui (r)assure》(譯為:《黃金—安心的保障》)中寫道:黃金,自6000年來作為人類財富的象徵,至今仍有著令人驚訝的現實需求。在危機時刻,這是 唯一能夠明確地保護我們資產的避風港。這位被同事親切地以名字簡寫JF稱呼的法國紳士,在本書的一開始就為他的讀者拋出了這樣一個疑問:問題並不在於是否 應該買黃金,而是以怎樣的方式購買和持有黃金才是最明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