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金礦業’

《國際郵件》之黃金的故事(5)—集所有慾望於一身的蒙大拿·羅西亞金礦

三月 1st, 2012 | 繁體中文 | 0 Comments

《國際郵件》(Courrier International)是法國家喻戶曉的周刊,始創於上個世紀末80年代初,致力於及時和客觀地報導全球各類重大事件。 2011年末2012年初的一期《國際郵件》以《黃金-全球為之瘋狂》為主題,大幅刊登一系列與黃金有關的深度報導。在此,將其中部分犀利卻不失優美的文字譯成中文,希望能引起一些思考和共鳴。

集所有慾望於一身的蒙大拿·羅西亞金礦

                                                                 原著 Lidia Moise

                                                                          摘自 Revista zz Bucarest

這注定是一個充滿爭議的項目:借用金價飆升的勢頭,與加拿大公司聯合,羅馬尼亞計劃重新開放蒙大拿·羅西亞(Rosia Montana)的金礦。

據說,每一個蒙大拿·羅西亞礦工的房子裡都有一條通向金礦的密道。我們無法驗證這是真是假,因為羅馬尼亞黃金公司(Romania Gold Corporation)已將這些房屋全部贖回改造。實際上,再次啟動蒙大拿·羅西亞金礦的項目已成定局。加拿大加布里埃爾資源公司(Gabriel Resources)和羅馬尼亞國有礦業投資集團(Romania Mininvest)組成的聯盟只差一個環境許可證就萬事具備了。

這是場沒有硝煙卻激烈的戰爭,反對重新開發在2006年關閉的蒙大拿·羅西亞金礦的呼聲從未停止。這些反對派們最強有力的主張是環境問題。該項目勢必會損害該地區大面積的土壤,並使古老的文化遺產蒙受損失。歷史的教訓是慘痛的:自羅馬人發掘該地區的黃金以來,含氰化物的煉金技術嚴重污染了當地環境。雖然黃金公司方面稱將小心保護考古遺址,但是當地居民對此並沒有抱太大希望:遺留的生態問題已成頑疾難以治愈;礦山附近的溪水因氰化物的污染都變成了紅色;殘破不堪的山丘似乎曾遭受過重大災害。在“黃金時代”(齊奧塞斯庫(Ceausescu)專政時期),環保並不是執政者優先考慮的事務。對於當地居民來說,生活質量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蒙大拿·羅西亞項目的另一個主要問題是投資者信心不足。多倫多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加布里埃爾資源公司的大股東們皆是胃口頗大的億萬富豪,其中也不乏典型的機會主義者,其中包括專門從事黃金投資的保爾森公司(Paulson & Co.)和金銀礦戰略控股公司(Electrum Strategie Holdings)。此外還有美國紐蒙特礦業公司(Newmont Mining Corp),亦在世界上領先的黃金生產商。 (LinGold.asia注:紐蒙特礦業公司是生產世界上屈指可數的“純淨提取”黃金的生產商。)

香蕉共和國

羅馬尼亞共和國是國有礦業投資集團最大的股東。據保守估計政府持有1​​9%以上的股權,其黃金儲備量高達300噸。政府參與該項目的合同是保密的,這個國家似乎也變成了黑幕投資者的香蕉共和國(LinGold.asia注:香蕉共和國是指表面民主、實質受控於幾家農業大公司的國家)。與此同時,在歐洲其他地方,諸如瑞典和挪威也都在積極開採金礦。但是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瑞典政府頒發的礦業用地轉讓協議是受到嚴格控制的,法律制度和監管機制也更加完善。

蒙大拿·羅西亞項目計劃在今後16年間挖掘出價值超過160億美元的黃金。如果萬一加拿大的投資者被逐出遊戲,羅馬尼亞政府可能需要支付高額的賠償費用。這一項目本身也不排除出現“內鬼”中飽私囊的可能,因為高達百分之八十的建築都歸國有黃金公司所有。該地區的旅館也將面臨無利可圖的窘境。因為毫​​無疑問,遊客們是不願光顧這樣一個污染重地的。

金礦業帶來的環境污染

 

更多關於金礦業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請參考英文博客:Unclean Gold

《國際郵件》之黃金的故事(4)—武裝團伙的新寵

二月 24th, 2012 | 繁體中文 | 0 Comments

發表於2012 年2 月24 日由LinGold.asia 《國際郵件》(Courrier International)是法國家喻戶曉的周刊,始創於上個世紀末80年代初,致力於及時和客觀地報導全球各類重大事件。 2011年末2012年初的一期《國際郵件》以《黃金-全球為之瘋狂》為主題,大幅刊登一系列與黃金有關的深度報導。在此,將其中部分犀利卻不失優美的文字譯成中文,希望能引起一些思考和共鳴。

 

武裝團伙的新寵

                                                                       原著 Elizabeth Dickinson

                                                                       摘自 Foreign Policy

毒品、黑手黨和準軍事部隊的聯盟也對黃金感興趣了,現在他們成為了哥倫比亞最大的黃金生產商,因為這一領域的收益回報比販毒還高… …

距離華爾街超過4000公里的哥倫比亞,黃金熱潮正在吸引著諸多機會主義分子。自1937年以來,哥倫比亞成為拉丁美洲第一的黃金生產大國。在2006年至2010年年間其產量每年要翻上兩番,現在的年產量已經達到了59噸。由於一些大名鼎鼎的跨國集團的注資,比如安格魯·阿山帝黃金(AngloGold Ashanti)和劍橋礦業資源(Cambridge Mineral Resources),這個紀錄在明年很可能再翻一番。但是,想要來分享這塊大蛋糕的並不是只有這些集團公司。左傾游擊隊、販毒集團和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也打著這個主意。販毒現在越來越困難,生活成本也越來越高,結果是黃金取代了毒品成為這些犯罪分子的新寵。

這個“前途無限”的產業是伴隨著司法和監管部門的無能而發展壯大的。參與建設這項產業的新成員太多,執法部門沒有足夠的精力逐一監管。再者,黃金是合法的商品,完全可以通過公司或中介機構自由出口。所以當局也隨時準備利用這個行業激烈的競爭來換取可觀的利潤。

“金礦吸引了各種類型的武裝分子”,哥倫比亞黑人社區進程協會的長官維克多·雨果·維達(Victor Hugo Vidal)說到。這是一個區域性的協會,主要協助司法工作以及監管太平洋沿岸的採礦作業。 “金礦往往是被當地的毒梟所開採”,他補充道。

與此同時,政府也意識到這些情況是極其危險的。去年9月,剛上任三個月的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警告說,反政府集團正在試圖滲透進金礦業。實際上政府已經做出反應,在二月份就不再批准新的礦業許可證了。五月份,礦業和能源部都宣布了對該領域進行腐敗調查。

 經濟戰

但是“非正式”的金礦卻不斷湧現。最令人擔憂的是眾多的武裝團體: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RAC,左傾游擊隊的主要部隊)和民族解放軍(ELN,游擊隊的第二部隊)。此外,越來越多的犯罪團伙開始網布整個哥倫比亞。這些由準軍事部門的退役兵形成的武裝力量近年來發展成一個集販毒和其他非法活動於一身的犯罪組織。自2006年來,近3萬名准軍事部隊退役兵成為社會安全的隱患。這些犯罪組織也在精心策劃,爭取對經濟大權的控制。

在一條哥倫比亞太平洋沿岸的主要港口布埃納文圖拉(Buenaventura )的崎嶇小路上,一名數月來定期在一個非法金礦工作的礦工,向我講述了他的所見所聞。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礦工對我說,控制金礦的武裝組織如此之多,也至於“想要知道他們是誰幾乎是不可能的”。分屬於不同組織的約250台挖土機不間歇地在湍流的河床上開挖。在這個混亂的工地挖掘出的不只是黃金,也“幫助”了當地的民間社會組織採集到從2009年至2010年間的數百條的兇殺案線索。

據為明年政府選舉而招募的觀察員稱,最危險的暴力勢力已經控制了資源最豐富的地區。 7月25日,國際危機集團(ICG,為獨立的非政府組織)譴責“犯罪分子和部分當地的’經濟精英’勾結”。為了確保得到當地負責人的支持,武裝團伙會不惜一切代價操縱選舉,不論是用恐嚇還是更暴力的手段,力圖將有利於他們的候選人推向前台。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也指出哥倫比亞的太平洋沿岸和北部礦區都出現了居民遷徙潮。武裝團伙,甚至某些合法的礦業公司也將當地居民從他們的土地上驅逐出去。有時這些居民會得到少數的賠償,但是相當時候他們什麼都得不到。

在礦產資源豐富的地區,當地居民原本多在礦業公司任職,負責清洗含金的沙子。這些礦工日復一日地辛勤勞動,以賺取微薄的收入。就像我在布埃納文圖拉遇到的這一位,他對我解釋說到:“我們沒有其他選擇。”但是當武裝團伙侵入這一領域後,連這樣的工作機遇也是鳳毛麟角。好幾個月來這個年輕礦工都沒能找到工作。

與此同時,哥倫比亞政府將礦業作為一個重點產業發展,並製定了​​一系列吸引外國投資者的政策。 2006年,阿爾瓦羅·烏里韋(Alvaro Uribe)政府宣布了一項致​​力於將哥倫比亞改造成“採礦大國”的計劃,該計劃囊括了2019年之前的經濟刺激方案。但是隨著黃金熱的升溫,政府逐漸將環境保護拋在腦後了。即便持有合法執照的金礦,其作業活動也不一定是規規矩矩的。 “這是一場環境的浩劫,特別是對農業生產、地下水和當地居民的影響是災難性的。”哥倫比亞法學家委員會(屬非政府人權組織)的會長古斯塔羅·加侖(Gustavo Gallon )感嘆道,“這真是太可怕了——我們彷彿又回到了殖民地時期。”

一位布埃納文圖拉的官員魯米拉·古提瑞·格達(Lucmilla Gutierrez Garda)的看法更為尖銳:“眾所周知,金礦業比戰爭還殘酷!”

 

環境污染、暴力、非法交易、強制和無償勞動、兒童勞工、色情業氾濫… …黃金業的原罪數不勝數。但是反對“血淚黃金”、呼籲“良心黃金”的聲音從未停止,希望也還在。致力於改善環境和尊重人權的“純淨提取”(Clean Extraction) 標識得到眾多西方有識之士的認可。現在這一概念來到中國,呼籲我們的國民“做對事,做對人,做真知良知兼備的中國人!”